ガチョウ

【エドぐだ♂】君がいる夢の彼方

*伯爵咕哒♂(藤丸立香)
*fgo原作向,大概是监狱塔之后发生的故事
*就是想写写这两个人……他们真好啊
*ooc到天际()大量心理描写()作者放飞自我的产物otz
*有些许场景参考
*接受请→

*
Wish we could turn back time
To meet you again

*
  意识辗转反侧兜兜转转几百回后终于回到原点,睁开双眼时视野逐渐聚焦映照出的场景是与往日一模一样的——这么说好像又并不准确,或许应该说与七天、不,三天前迦勒底休息室的光景毫无任何不同。硬要说哪里不对劲的话大概就是苏醒的瞬间玛修和医生、以及芙芙惊讶的叫声仿佛预示着今天的不同寻常……比如被突然要求再做一次身体检查?
 

   仪器滴滴的响声在视线黑暗的瞬间突然变得迅速而刺耳,就如同在数着我过快的心跳次数,心脏仿佛也因为这护目镜带来的黑暗将这愈加清晰的身体脉络的鼓动之感狠狠地贯穿我的大脑。恍惚间脑海中浮现的是自己用尽令咒险胜时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的画面,地面没有因鲜血的大面积铺撒沾染上一丝一毫的温度,似乎是将战败者留在这座塔、甚至世界的唯一证明看作自己身上的污渍般拒绝承认与接受。目光可及的这块污渍不远处,墨绿色的风衣尾角似乎近在咫尺……

 

   “滴——滴——”
  

  我重新睁开双眼,没有尘土与鲜血交织铺陈的地板,也无沾染着点点血腥味与烟味的空气。玛修和医生一律穿着白大褂站在检测仪旁,脸上带着那样清晰深切的担忧神色。这一切笼罩在墙壁上的灯散发的柔和光辉之下,仪器的滴滴声仍持续于耳畔回旋,所有的一切都在重申一个再显而易见不过的事实,我却于此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它——意识到自己灵魂的回归、自己身处迦勒底、意识到那句“我回来了”的真正含义——
  

  只是此时此刻,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飘往我或许永远无法触及的、名为监狱塔之地,晃神间仿佛那股熟悉的烟草气息仍萦绕于鼻间,自称被囚禁于监狱塔的「复仇鬼」的英俊面庞和与此极其不相称的狂妄笑容奇迹般地在脑海中重现,并且是毫无违和的融合——
 

   “啊……藤丸くん这幅样子我看了真是……忍不住想抽根烟感慨一下呢。”

  “Doctor ,迦勒底禁止抽烟哦。”
  “……对喔,那就吃块草莓蛋糕冷静一下好了。”
  “在那之前我会联合达芬奇亲一起阻止你的,Doctor.”
  “!!怎么这样……”
  

  ——迦勒底是禁止抽烟的啊。
  

  那么这份对烟草的气息的熟悉感,又是从哪里来的?
  

  不知道,不知道,大概也无所谓了吧。
  

  玛修和医生的声音似乎离我愈来愈远,意识逐渐被抽离,随着眼前同样逐渐涣散的场景,我沉入了睡梦之中。
 

   太累了,太辛苦了。
  一直作为人类最后遗留下来的48位master 中的最后一员努力着,这样下去自己究竟会成为什么样子,也并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
  无论是最后打败所罗门拯救世界、还是在那之前就崩坏放弃——反正对此时此刻坠入梦境的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不知道,不知道。反正也无所谓了。
  

  这样想着的我,干脆连睁开眼睛的功夫都省了。大概我现在是躺在我梦境中的哪吧,那么是床铺还是草地亦或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不,是柔软的……或许是床铺吧,只是监狱塔的床铺并不算得上柔软——
  ……为什么老是想到那个地方?!藤丸立香你果然是笨蛋吧,明明之前费尽心机想从那个地方出去——
  

  是这样的吧?是这样没错吧?
  我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回到迦勒底——

    “我们决定了,要拯救你。”
  监狱塔的审判之间里,贞德さん对着那个身着墨绿色披风的人说道。
  

  我要拯救你。
  ……「你」指的是谁?要拯救他的「我」又是谁?
  

  想起来了啊,贞德さん与天草くん消失之后——
 

   我要拯救你。我决定了,要拯救你。
 

   我在心里对Avenger 说道。
  

  「藤丸立香」对「复仇鬼」说道。

*
  如果能够再次见到你的话,是否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要是当时把我的决定告知于你,是否「现在」会出现少许改变?
 

  可是这一切都那么捉摸不透,一念之差便可能改变一切,即为蝴蝶效应,这是众所周知的定理。
 

   可是我能感到,梦境中的一切都在朝我叫嚣,逼迫着我承认未曾在监狱塔中透露半分真心的错误——
  

  早已习惯掩盖自己的真心,早已习惯换上一副假面示人,这些却在此时显得如此拙劣不堪——
  

  “如果你仍决定咆哮着前行!假如!你仍未抛弃希望!”
  “就杀了恶吧!”
 

   ——就杀了「我」吧。
  

  并不是。
  并不是这样。
  

  面对着审判之间里张张熟悉的面孔,我却着实感到一丝戚寂。
  

  不得不,是不得不这样做。
  

  幼年的我相信,无论是多大的「恶」,也始终能被掰回正轨;如今我已经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
  无论是怎样的「恶」,我也期盼着有一天它能够逐渐回到它本来的面貌——
  

  那是我的悲愿,是我作为人类最后的master 的悲愿——
  

  我知道,只要杀死面前的男人、面前的Avenger、面前的复仇鬼,我们都能实现自己的悲愿,那么为什么当自己亲手了结他时,心脏会承受如此的剧痛呢。

    “我仍不知道胜利是何种滋味,尽管作为复仇者被刻印在人理中——”
  “因为最后被拯救的「爱德蒙」——”
  

  被拯救的「你」——
 

   “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没能完成复仇,最终都未能品尝胜利的「岩窟王」——”
 

   从未胜利的「你」——

    “但是,是你,是你在我的引导下,打破障碍逃离了塔——”
  

  「我」在「你」的领导下——
 

   “从灵魂的牢狱中解放的你,迟早有一天会拯救世界吧!”
 

   「我」将拯救世界——
  

  “……而你会永远消失吗?”
  

  作为我的引导者,你却如此迅速地消失了吗,真是太对不起被你引导的我了吧。
  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能够拯救世界,作为我的引导者,说不定你也能一同享受这「胜利」带来的喜悦吧——
  那就不要消失啊,就陪伴在我身边,引导着这样不成器的我吧——
 

   “……你渴望再会吗,与身为Avenger 的我。”
 

   我倏地抬起头来,看着说出这句话的他,想必此时眼眶已经泛红了吧,啊啊,真的是太丢人了。尽管如此,我仍然直视着他,他俊美而又苍白的颜貌,此时此刻却隐约透露出了,与此之前的邪恶完全不同的光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他突然大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狂妄的邪恶笑容,只是他深沉无光的瞳孔却突然像是被什么照亮了般——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在我的眼前消失了,他——

  爱德蒙.唐泰斯,亦或是基督山伯爵,都是错误的答案。

  

  他是监狱塔中的复仇鬼、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复仇者、是自称是我引导者的Avenger ——
  岩窟王。
 

   “你渴望再会吗,与身为Avenger 的我。”
 

   当然。

*
  “那个Doctor ,虽然打扰你的下午茶时间很抱歉,但是前辈已经把自己关在召唤室里一整天了——”
  

  迦勒底的监管室里,玛修对医生说道。
 

 “等哟迟完玛修哟牟听亲(等我吃完小玛修我没听清)——”
  

  看来是不能指望他了。玛修叹了口气,转身朝召唤室的方向走去。
  

  至少得确认前辈没有倒在里面——来到召唤室前,玛修正准备敲门,门却倏地开了,迎面正好撞上了玛修。
 

   “好疼……前辈你没事——”顾不上疼痛,玛修抬头看去,面前的确出现了前辈的身影——不过却是在一个高大的男人怀里——
 

   是——从者?!玛修本能地做出了防御的反应,那个男人却恍若未闻般,说道——
 

   “他的房间在哪?”
   “?!”
 

   至于一切解释清楚,确认了他是藤丸立香新召唤职阶为Avenger 的从者,爱德蒙.唐泰斯,又都是后话了。

*
  迦勒底的休息室里,人类最后的御主已陷入睡梦之中,看起来睡得很沉,房间里除了他已无人——
  

  除了一位从者。
  

  白发的男人坐在一旁,审视着躺在自己双膝上的自己的御主——
  

  究竟为什么,自己会回应这种小鬼的召唤呢。
  ……反正也想不明白,但是自己出现时,这个小鬼的表情确实算得上耐人寻味,宛如灰烬中涅槃的凤凰、废墟上开出的花朵,是一瞬间重新怀抱一切希望的神色——
  

  并不讨厌,自己对于这种神色。想着男人的手不自觉抚上了御主的面庞——
  软软的。

  多看两眼。

  黑眼圈很深。
 

  所以自己才会在刚才说出这种话吧——
  

  “想睡的话就睡吧。”
  “你睁开眼睛的声音,我一定会听到的。”
  

  只是没想到这位御主一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便往自己这边倒去,稳稳接住还是废了一番功夫。再看他已经睡着了,看起来十分安心。
  

  ……不害怕我吗。
  

  一出门那个眼镜少女的反应倒是十分合乎常理呢,那么这家伙,是「超乎常理」的存在吗——
 

   岩窟王露出了笑容——
   

   那么我来作为你的引导者,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吧。如果你拥有那个能力,那么就算到地狱尽头我也会跟随你。

*
  是一个美好的梦。
  

  梦里自己回到了监狱塔,回到了与Avenger 相遇之时,一切的起点——
 

  藤丸立香微笑着看着面前的Avenger ——
  

  “你是谁?”

*
是你的servant ,master (())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小天使!!!
感觉还是很难把握这两个人……哭了
欢迎捉虫otz以及超想勾搭各位同好!!!

评论(11)
热度(124)

ガチョウ

这是爱情

© ガ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