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最】今日もまた不幸だ、最原ちゃん!


*短打,糖,大家都就读于希望之峰学院的设定
*可能ooc
*感谢各位的红心和蓝手!
*能接受的话食用愉快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我叫最原终一,是希望之峰学院的新生,被称为「超高校级的侦探」。
  诶,你问我为什么作自我介绍?我想应当是必须的礼貌吧,虽然做这种事情挺害羞的...尽管如此,但依据我进入这所学校的表现来看——
  或许我被称为「超高校级的不幸」更合适。

*
  众所周知,希望之峰学院是一所集结了所有领域的超一流高中生的学校;而在我眼里,希望之峰学院的确有这样的资本,我也为受到它的邀请感到非常的荣幸并高兴地受邀入学——
  前提是我并不知道入学后我会陷入这样的状况。
  具体的状况是怎样的?
  啊啊,大概就是出门钱包被偷、坐公交遇到劫匪、走在路上都可能会被车撞飞吧——
  话说我自己都已经有些习惯了呢...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这一切的起源,究竟是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毕竟用我侦探的才能不能推断出造成这种灵异事件般的奇怪现象的原因啊。
  于是就在这天,出门后在地铁站翻了半个小时的包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钱包的我只好一路小跑去学校;虽然平时都和百田くん以及春川さん做类似的体力锻炼,但只有到这种情况才悲哀地发现自己的体能和他们的惊人差距——毕竟才小跑了一段,我就感到肢体开始麻木,而头顶的太阳一直在叫嚣,明明还是早晨我却觉得烈日当头...
  “最原ちゃん?”
  已经跑了多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四肢也麻木了,大脑能记起的也只有上次迟到的百田くん被惩罚打扫整个教学楼的悲凉场景......
  “最原ちゃん!”
  后领猛地被人揪住,我因重心不稳险些滑倒,转头想看清来人却发现空无一人。
  “奇怪,刚才明明...”我决定忽视这同样奇怪的现象继续向学校奔去,刚转回头却被吓了一跳——
  “最原ちゃん!我叫了你好几次你都不理我!太过分了!哇——”
  ...完了,碰到了麻烦人物。
  面前正在哇哇大哭的毫无疑问是我的同班同学王马くん、虽然哭的时候单看样子确实很让人心疼,但是......
  “王马くん我刚刚并没有无视你,因为跑了很久太累了所以没听见,对不起。”
  好吧,虽然明知道他是假哭,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关心王马くん——我从口袋掏出纸巾递给王马くん,“别哭了王马くん.”
  “那...最原ちゃん能答应下午陪我去学校对面那家新开的咖啡店吗?”
  “诶?可是我下午可能要和赤松さん去...”
  “哇——”
  “我知道了下午一定和你去!”
  “最原ちゃん还真是同情心泛滥啊,嘛算了,反正我也没有生气。”
  ...这一秒收回眼泪的技能我还真是佩服不已啊。
  “那么最原ちゃん、一起去学校吧?”王马くん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回过头微笑着看我。
  “事实上王马くん、我们再不跑去学校可能就要迟到了哦...”
  “诶,迟到就迟到呗,编个理由应付一下就好了嘛。”
  “老师哪有这么容易应付啊...”
  “话说那家新开的咖啡店的panta 蛋糕很好吃,一直以来都想去试一下诶!”
  “...真的有用panta 做蛋糕的吗?”
  “真的有啊!最原ちゃん居然不相信我!好难过!”
  “所以说没有这回事啦...”
  于是,在王马くん间歇的哭声和我的吐槽和辩解中,我们成功的迟到了。
  果然,今天的早晨也很不幸呢。

*
  所以说,隔壁班的女生约我去学校里的“表白圣地”,又是什么情况?
  希望之峰学院所谓的“表白圣地”就是一片樱树林,想必是因为樱花飘落的场景烘托得整个气氛十分浪漫吧。
  而现在,我就处于这树林的中央,隔壁班的那位女生也就站在我的面前。
  说实话,自从进入希望之峰学院以来我就再没妄想过能有这样一天,所以当这天(可能)来临时,我仍抱着一种悲观的态度,认为说不定是这位女生想让我把情书转交给别人。
  我打量了这位女生一番,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恰到好处的妆容和修饰让她更显甜美可人。
  ...不会吧,我扯了扯嘴角。
  “最原くん...”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先开口了;我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听着。
  “虽然最原くん应该不知道,但我已经关注最原くん很久了...”
  ...最原终一,要淡定,她肯定不是冲着你来的——
  “我喜欢最原くん!请和我交往!”
  诶?什么?
  一阵大风袭来,席卷了一地的樱花,一眼望去宛如粉色的风暴;而我脑海里闪过的,却是早上和我一起打扫教学楼的,王马くん的身影——
  那时,这位女生约我去“表白圣地”之后,王马くん说了什么——
  “最原くん?”
  反应过来的我顿时慌了神,看着眼前的少女,不知应当说些什么;终于,我鼓起勇气,“其实我可能...”
  “抱歉⭐现在已经放学啦,是我和最原ちゃん的时间咯~”
  手臂被突然抱住,看到来人我忍不住惊呼出声:“王马くん?!”
  然而王马くん却仿佛对我的惊呼毫无兴趣,倒是望着我面前的少女,“诶,抱歉啊,最原ちゃん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呢——”
  在我因这句话愣住时,王马くん迅速地把我拉走了。

*
  我看着对面坐着的王马くん、心情十分复杂;毕竟因为他,我错过了我人生中一朵含苞欲放的桃花,尽管还没开放它就枯萎了——
  “最原ちゃん为什么不早上就拒绝掉呢?”
  “诶?”我放下手中王马くん擅自点的葡萄味panta,嘛虽然味道也不错...
  “明明最原ちゃん早上就拒绝掉就不会这样了...”王马くん一边用吸管戳着杯子里的冰块,一边抱怨般地喃喃自语着。
  ...等等,王马くん他,是在生气?
  “王马くん、你怎么了?”在多次观察得出的结论一致后,我决定试探性地问问,嘛虽然不排除他是装的...
  “所以说啊!最原ちゃん太花心了!明明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啊!这种事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拒绝点呢!”
  ...等等,这类似表白一样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先不说这个,王马くん好像又要哭出来了,不说点什么的话...
  “我哪里花心了!”脱口而出。
  ...真的很想抽此刻言语快于意识的自己一个嘴巴子...
  “最原ちゃん你还凶我!哇——”
  ...果然还是造成,这样的状况了;我不禁低头叹了口气。
  “那个,王马くん...对不起。”
  “最原ちゃん没必要抱歉的哦。”
  “诶?”抬头一看,王马くん的面颊上已不见泪水的痕迹,表情倒是十分淡然。
  “但是刚才,是我让你难过了吧...果然还是...”
  “——最原ちゃん真的想道歉的话,就喂我吃蛋糕吧。”
  ...这又是哪门子的补偿;虽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总感觉——
  有点害羞。
  “所以说,最原ちゃん,你是真的想向我道歉,还是假的呢?”
  “...当然是真的。”说出这番话我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倒是王马くん微笑着看着我,眼底蕴藏着必胜的信心。
  我拿起塑料小叉子,插起一块蛋糕,讲叉子向王马くん伸去——
  啊,刚刚没注意指尖粘上奶油了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等下擦一擦——
  指尖传来微妙的湿润触感。
  我条件反射地看向王马くん,他微笑地擦掉嘴角的奶油,说道——
  “ごちそうになりました(多谢款待)。”
  ...这种情况,应该说什么好啊。
  “也不早了,走吧,最原ちゃん!”
  反正,他所说的,所做的都是为了戏弄我所编造的谎言吧——
  “不是谎言哦。”
  “?”
  夕阳的余晖下,咖啡店并不明亮的灯光里,王马くん就那样注视着我,他眼底的感情在此时此刻仿佛要溢出。
  “所以说啊,我是真心喜欢最原ちゃん的。”
  ...什么啊,这宛如少女漫画一样的场景。
  “当然是假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还是在耍我吗...
  嘛算了,反正我都成习惯了;我拎起书包,正打算起身时,却听见王马くん宛如耳语般的低喃——
  “那句‘当然是假的’,才是谎言呢。”
  “......”
  “说起来最原ちゃん的脸好红呢,呢嘻嘻——”
  “怎么可能啊...你肯定又在骗我吧?”
  他所说的,究竟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实?现在的我大概无从知晓吧。
  但是似乎,我并不是自从进入希望之峰学院,就成为了不幸的人。
  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发现,或许我是幸运的。

 *

  “话说王马くん今天打扫教学楼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最原ちゃん居然不记得了!好过分——”

  “啊王马くん!我不是有意忘记的——”

  你一定不知道吧。

  王马小吉翘起了嘴角——

  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件事情。


Fin.

(反正迟早会知道的x)
一个关于后续的脑洞
第二次去咖啡店时拉起最原的领子亲了一口

祝各位鸡年大吉⭐新年快乐(σ゚∀゚)σ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