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主]ごろう

*p5剧透注意!有对剧情的大幅改动
*ooc
*行文结构有参考 待修改
*能接受请>

6

  “滴——滴——”

 

  闹钟铃声响了。

5

  11月17日的傍晚。

  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在瓦砾窗头,阁楼内微尘漂浮晦暗不明,谁都没有去开那盏挂在房梁上颤颤巍巍的老橘灯。

  “喜欢你。”
 
  是雨宫莲率先向明智倾诉心中的爱意,那股几乎是发狂般纠紧胸口的情绪于闇昧里终于找寻到出口,于是一切便在瞬间脱了轨。他们隔着窗外一片水色天际接吻,吮吸厮磨,像是在激流中只得漂泊的灵魂终于遇到了另一个彼此般难舍难分。他们被彼此吸引之事终于成实,他们之间的命运纠葛在此时此刻已经下了再确切不过的定论。

  “明智……”

  发声人在自己身下喘息,湿透的衣服散落在两人身旁,听觉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肢体碰撞、水声、和他不断张合唇瓣吐露出间断的话语。

  “喜欢你。”

  他又一次重复,伸出双臂环抱住身前的他。嘴唇轻启,像是要说些什么,终究却又合上,将话语掩盖入惊呼中。

  明智回抱住他,同他接了一个湿热黏腻的吻,腥甜咸涩的混杂味道在彼此唇舌间涣散。世界颠倒变得混沌不清,他看着雨宫莲的眼睛,像是要直接跌进他眼睛里那层薄雾里去。

  “叫我的名字。”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于是雨宫莲顺从地将脑袋靠在他的颈窝,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背,几乎就要说出那个名字——

  这样就好。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只要你能呼唤我的名字,以我的名字称呼我,一直爱我——

4

  明智再次在涩谷的面包店前遇到雨宫莲,他低头扫视着柜子里摆放的糕点,一只手捻着垂下的头发。虽然本人一语未发,明智大概能猜到,他是在为今天没买到限定的猪排三明治懊悔。

  “在为去殿堂做准备吗?”他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雨宫莲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沉默地撇过头去。

  “……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

  太显而易见的谎言。只是他也明白,上次在殿堂发生的事情多少对雨宫莲造成了冲击,这份冲击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他如今对自己这份若即若离的不明态度。或许,他对自己也已经有了几分在意也说不定。

  尽管如此猜测着,明智还是贯彻平日的温文尔雅,轻声对面前的青年说,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的话请尽管告诉我吧,我想我能做一位合格的倾听者。”

  他在博弈。他赌他时至今日是否愿意与他敞开心扉。

  对方皱了皱眉头,在踌躇片刻后,似乎终于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那个——”

  “那是明智君!”

  背后响起少女雀跃的声音,明智回过头,带着惊喜笑容的少女紧盯着他,“真的是明智君!请问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一直是明智君的粉丝,啊合照也拜托……”

  ——不妙。

  少女的举动不出所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人群逐渐被吸引过来。明智正打算做出礼节性的回应赶紧离开,手却被人猛地拉住向外奔去。他扭头一看,雨宫莲硬拽着他,拨开层层涌动的人流,镜片下的双眼盯着车站的出口。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涩谷的站前广场,明智瞥见一旁雨宫莲累的大口喘气,两人却似乎都是忘了仍牵在一起。明智仔细打量起两人交叠的手,自己戴着黑色手套自不必多说,倒是对方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细长灵巧,遍于指甲两侧的茧也平整。是如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一般,一双魔术师的手。

  对方将手松开了,明智抬起头,对上了雨宫莲的目光,惊讶又疑惑、带有不明情绪的。

  “刚才真是抱歉……以及,谢谢你帮了我。”

  优等生圆滑地道了谢,对方将点头当做回应。两人再次陷入难以言喻的胶着中。只是这份胶着并未持续多久,天上开始飘雨,不一会就形成了一片水雾雨帘。

  “……”

  两人互相对视,从对方眼里互相读出都没带伞的讯息。

  “……回丹布朗吧。”

  最终做出决定的是雨宫莲。明智望着愈来愈大的雨势,点了点头。

  来到丹布朗,老板看到湿漉漉的两人毫不迟疑地训斥了一顿,但最后还是提前关店给两人休息的空间。摩尔迦娜似乎一早就被双叶带回了家,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然而雨还是没有停的趋势。
  雨宫莲干脆泡了咖啡,香味弥漫在屋子里。

  他泡的咖啡味道依旧那般醇厚。明智想。

  头一次尝到雨宫莲泡的咖啡是一次周末的叩扰,老板恰巧出门不在,他坐在吧台的书架前翻阅手中的读物。明智看着橘黄灯光下的他,鬼使神差地问出了“你能为我泡一杯咖啡吗”的话。

  雾气在陶瓷杯子里的咖啡上方旋绕逐渐融入空气,雨宫莲摘下眼镜,浓密睫毛下的双眼终于显露出来。明智看着他像潭水一样的清澈眼睛,鬼使神差地想要亲吻上去。

  可是他没有。他太过清楚,他不能这么做的缘由。

  自己是游走在光与暗边缘不能以真正姿态见光的耻辱与荒谬,他与自己正如镜子的两面,他像是令人作呕地反射着自己根本不想再多看一眼的未来。自己不愿、也没有资格去了解那被掩盖的背面,是怎样光明的景象。他注定只能打碎那面镜子杀死他。可事到如今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吸引,对他产生了这份、可怖到几乎能让自己拼尽一切依旧无悔无恨的感情。

  于是他自然地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是卡布奇诺。”明智说。

  雨宫莲没有回答他。明智侧过目光,发现对方正不偏不倚地看着他。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此时一眨一眨,如同在观察一件有趣的事物,可那目光里藏着的情感又像是多重映射般复杂多变。最终那双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状——雨宫莲嘴角上翘,“我要谢谢你。”他说。

  明智看得有些愣了。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雨宫莲的笑容,可他从未见到如此这般,似乎凉薄微弱,又如同初升的太阳般的,雨宫莲的笑容。他想要转动大脑推测所有造成现状的因素,可是他的身体再次先他大脑一步行动了——他凑上前,亲吻了雨宫莲薄凉的嘴唇。他吃惊于自己竟然轻而易举地打破了自己的禁条。可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的、亲吻上去回是什么滋味的那两片柔软的唇瓣,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的亲吻。他无法控制自己不沉溺于其中。在那个雨夜里,万物都散发着温润的湿气,却唯有咖啡的香味在唇齿间环绕。他亲吻的对象在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却又慢慢接受似的垂下眼睑——雨宫莲就那样,接受了他的亲吻。

3

  “——上吧。”

  进入到殿堂之后,他的气场都完全改变了。明智望向自己前方领队的Joker——毫无疑问是足以撑起整个团队的强大领队。

  自从自己加入怪盗团以来已度过一段时日,对殿堂的攻略也在逐步进行着。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除了,怪盗团成员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戒备。

  自己从来没想过能彻底打入他们内部,但如果是他的话——不知为何,是自己直觉让明智自己相信,是Joker的话,自己就能取得他的信任。

  只是按现状来看,这似乎并不容易实现。毕竟将他入团一事当做不过是交易的,最清楚拥有这种想法的怎么看都是团长本人。

  所以自己所谓的直觉,也不过是短暂的错觉罢了吧。

  “看来不会让我们轻易通过了呢……”

  顺利换得会员卡片后,阴影果然在电梯门前等待。在必须强行突破的情况下,Joker率领他们冲了上去,当然也顺利取得了胜利。

  “继续前进吧。”他背朝电梯对同伴们说道,可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落在Joker身后,而当Navi发出警告、Joker转过头时,阴影已经高高举起了重锤——

  明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一瞬间扑上前去。

  他清晰地听到身后几个女生的悲鸣,隐隐约约看到几个人已经冲上前抵挡阴影的下一步攻击,自己的头很痛、腿脚很痛、浑身都痛,甚至眼前都要被浸染成红色。但他不得不在剧痛里睁眼——在他确认被他扑倒在地上的他、那个人,脸上沾满灰尘,半阖着眼,呼吸略急但有力——他便放下心来,缓慢地撑起身子又倒在地上。明明身体已经失去力气无法行动,明智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胡思乱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去救他呢,是纯粹因为想要取得他的信任吗?多傻啊,自己怎么会因为这样的傻事去做这样的事啊。自己不是一直想要杀了他吗?为什么、为什么呢。在救援赶到前,明智听见谁在大声喊着自己的代号和姓氏——是代号啊,可是使用这个代号的人之后再也不会是他了,因为他之后再也不会是怪盗团的一员了。是姓氏吗,可这是我母亲的姓氏、是我要背负一辈子不幸的象征啊。谁能、谁又能喊一声我的名字呢,我不会是任何人,我不会成为任何人,只要有谁能喊一声我的名字,我就拥有了自我、就拥有了我存在的价值。如果是你呢,如果是你喊了我的名字的话…

2

  “——这是我们的交易,这次之后,你们就要停止一切怪盗活动。”

  “……哈?”

  听了自己的条件后,怪盗团内的大多数人果然都发出了质疑的声音。明智将目光投向他们的队长,笑意在他的嘴边漾开。

  “你能理解的吧?是你的话,一定能理解。”

  雨宫莲盯着明智,两人的目光相接触,明智感到对方的眼底藏着强烈的防备与戒心,这是人面对陌生人或者不完全信任的人时拥有的姿态。可是明智却在目光接触的瞬间,发觉自己似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这个人所深深吸引。但自己的内心,却也仿佛早已明了一个既定事实般,兀自认定着对方也早已被自己吸引。

  尽管他们从未当面称呼过对方的名字。

1

  “雨宫莲——吗。”

  他在地铁站眺望不远处的他,戴着眼镜、捻着头发、谈话时偶尔朝身旁伙伴露出温和笑意的他。

 

  想要去接近。

  想要去接触。

  想要和他说话,了解更多关于他的事情。

 

  明智并不了解这份情感来源于何处。只是在他彻底寻找到这份情感的来由前,他的身体就已经不自觉地走了出去。他微笑着走到雨宫莲面前,再自然不过地打了声招呼。

  
  “真巧,又见面了呢。”

 

0

  他终究还是战胜了他。

  他的生命已然消亡在他的枪口下。

  夜晚他在梦境中清醒,眼前是宝蓝色的天鹅绒房间。

  顶着房间主人皮囊的邪神朝他轻笑,祝贺你,他这么说。

  有什么值得庆贺?

  庆贺这个世界的道路终于被决定,其中自然也包括你的命运。

  剧烈的头痛感袭来,像是有什么要被想起,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呢。他忍不住向邪神问道:

  我有什么遗忘的事物吗?

  邪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地继续说着难以理解的话语。但是,尽管毁灭的命运已经无法避免,我还是需要给予你胜利的奖赏。

  奖赏?

  是梦境中已然确定的幸福——不过在这幸福即将达到顶点时,你便会立即回到毁灭性的事实吧。哪怕是在日常中司空见惯的事物,也足以将你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这是为了毁灭、必须让你差点得到的东西…我可是一直知道的,你心中的渴望,渴望得到的东西。比如,你一直渴望得到谁对你名字的呼唤……

  那么,明智吾郎啊——

  浓重的昏沉感袭来,明智彻底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迎接你最沉重的绝望吧——

——Fin——

*ごろう就是明智的名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110)